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虐奸少女小周绮(上)

作者:admin人气:400来源:




  白马缓缓走在官道上,在它背上坐着个高大的男子一件及其宽大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一种中不时传来消魂的呻吟声,随着呻吟声的加大,衣服也跟着缓缓蠕动着,在衣服里这个来自现实的美丽少女,正穿着我给它穿上的性奴套装,我的大肉棍就插那性感套装其中的一个洞里,因为怕它抓不牢我的腰,我将它的腰,乳房,臀部和脖子全用绳索和我栓在一起,娇小的身躯在我衣服里只显露出了一点点而已,性奴舒亦菲终于臣服在我的胯下了。
  一路走来,我意识到了自己身上有种深深的吸引力,路上碰到我的人,男子犹可,这中吸引力对女子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每一个见到我的女人,不论女孩,少女还是妇人,也无论是丫鬟,小姐,还是贵夫人,都再也无法将眼珠子移开,相信只要我一点头,这些女人就会疯狂地扑上来求我宠爱,在干了几个相貌尚可的美貌妇人后,我再也提不起兴趣了,心里一点占有它们的意思都没有,这些女人的资质太差,又不能进化,还不足以承受我的全力一击,她们之所以全都花痴一样的形态,全是因为了我究极宠物训练师的魅力,对这些魅力个位数的女人吸引力太大了,不过这也让我暗自心惊,究极宠物训练师都这么厉害,那宠物至尊该如何?万宠归宗又如何?那驭奴者又要变态到什么程度?
  正思考的我,突然被前面的马蹄声所打断了,我抬头一看,禁不住呆了一下,只见前面有男女两个骑士迎面飞驰,那男的神态豪迈,身高丈余,一双手筋脉暴涨,显然有不弱的手上功夫,那少妇美若天仙,在头上挽了个代表妇人的髻,柔媚的大眼睛中满含风情,樱唇可人,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一身的劲装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无比曼妙,饱满的双乳似要裂衣而出,显然她的定力要比路上那些花痴要好,看到我只是楞了一下,脸色变红,随即策马从我身边冲过。
  好一个劲装美妇人,我心里暗暗赞叹,魔手发出一道催情真气,迅速向她臀上一排,只见她娇躯一颤,但马儿飞快,很快带着她跑远了。
  我运起心眼一看:骆冰,28岁,技能:骆家刀法,耐久度2小时,攻击力27—32,魅力38,52美之一,。
  靠,基本属性和大奶牛差不多嘛!看着这美妇的背影,我老二不由得硬了起来,大喝一声:“大奶牛,出来”。只见一个赤裸绝美的艳妇跪在我面前,柔声道:“大奶牛拜见主人”,我懒得和它说话,牵着它颈上铁链,拉在我胯下,令道:“用你那淫贱大奶来服侍本主人吧,哈哈……”随即,一阵柔软包围了我的大肉棒。
  闵柔在下边卖力地运动着,我的思绪不由飘到了骆冰身上,嘿嘿,真是个极品呀,待老子收服了你,让你穿着劲装给老子干……下身一阵蚀骨消魂的滋味传来,伴随着大奶牛奶水孳孳乱射的声音,我将阳精狠狠地射在了闵柔的巨奶上……
  "悦来客栈”我看了看店牌,决定今天晚上就投宿这里,以我丰富的驭“马”技术来讲,他们的马用最快的速度也得到天黑才能赶到这里,而我爱马李文秀全力奔跑只需要一个多时辰就到了,我将马儿收回宠物空间,默默地等待着他们,过了一个多时辰,他们才姗姗来迟,只是骆冰脸上红潮满布,不知道是热的还别的什么原因,饭后,他们进了房间,随即窃窃私语,我运足内力,只听到几句话:“总舵主去回族部落……霍青桐率军……清军……”随后渐渐没了声音,过了盏茶功夫,只听骆冰微微的娇喘声响起:“四哥,你饿不饿,我这里有好吃的格,嘻嘻……”文泰来低笑道:“冰妹,忍不住了吗?跑了一天还这么厉害,呵呵……
  好,今天我就喂饱你。”
  只听娇细和粗重两种声音响了起来,我的老二立即就硬了起来,想起骆冰那诱人的眼睛,我随手拾起一块小石头,向他们的窗户仍了过去,并发出很大一声“托”的声音,只听文泰来大喝一声“谁”?眨眼功夫便从客栈里飞身出来,我带着他向外跑去,只到十里只外,我才站住身形,面对着他,文泰来惊讶道:“是你?白天我就见过你,你究竟有何贵干?”
  我冷然一笑,道:“在下人称‘驭奴者’驭尽天下美女,适才见到尊夫人貌美如仙,肤弹可破,双峰插霄,刚好鄙人缺少一只奶牛宠物,就麻烦文四当家割爱,借尊夫人一用,哈哈……”文泰来气的须发皆张:“狗贼,让我见识见识你有什么本事,文某人今日不毙你于此,誓不为人。”说完,大奔雷手带着狂风向我袭来,我一动不动,冷冷地看着他,运足内力护住身体,凭我的防御,以奔雷手这种二流武功只配给我挠痒痒而已,果然,只听“碰——”地一声,我安然无恙,文泰来却被震出2米外,文泰来惊呆了,自己全力一击便是钢板也达折了,这人竟然丝毫无损?惊异之下,不由看向我,这一看不要紧,只觉得我的眼中像有魔力般,令他的眼珠再也转不开了,我心中暗自嘲笑他的不自量力,更加专心地用起催眠术的最高境界“读心术”,直接将他脑中有关骆冰的事情复制了下来,然后我拍拍脑子已经被我破坏变的痴呆的文泰来,笑道:“多谢兄台将娇妻让给本少爷做宠物,哈哈……”
  接下来,我利用干舒亦菲时得到的技能“化装术”将自己的和文泰来一摸一样了,我飞驰回客栈,大摇大摆地走进房中,骆冰娇媚的声音响起:“四哥,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模仿文泰来的声音道:“没事,是道上一个小蟊贼,已经被我打发了。冰妹,我们休息吧!”说完,我一抬头,顿时差点喷出鼻血来,只见骆冰长发凌乱,脸腮通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要滴出水一样,绝美的脸上樱唇紧闭,诱人的身体整个呈粉红色,全身只穿了一件亵衣裤,紧紧的肚兜完全无法逼迫傲人的双乳就范,饱满的玉乳似乎要裂衣而出,两只玉腿不停地扭动着,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似的,我坐到了床边,手捧着她精致的俏脸,亲昵地道:“小骚货,你好美。”这是文泰来对骆冰的昵称,骆冰一听,脸更红了,粉拳一捶我的胸膛,我笑嘻嘻道:“小骚货敢打你夫君,看我用大肉棒教训你。”既然要将她培养成荡妇,我就在她基本可以接受的范围中加上些淫词荡语,加上骆冰此时欲火上涌,闻言竟然檀口微张“哦——”地呻吟出来,达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了,我抓住他的肚兜一把扯了下来,随即将她的亵裤也脱掉,骆冰温驯地一动也不动,看来是时候给她加点刺激了,催情魔手在她饱满的乳房上轻轻一摸,消魂一阳指挟内力在她乳头上狠狠一弹,骆冰立即像被踩着尾巴的狗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一双玉臂紧紧揽住我的虎腰,急促的呼吸和剧烈起伏的胸膛都说明了她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不停地低叫:“相公……我要……”。
  我冷哼一声,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脱去衣服,扑了上去,顿时暖玉温香在怀,感受着骆冰滑腻的身体在我怀中扭动,我将肉棒控制在与文泰来一样大小五寸左右,在骆冰浓密的阴毛中找到那一泓清泉,研磨了几下,顺着淫水“噗呲”一声顶了进去,以我二尺余的肉棒浓缩到五寸,其硬度可谓坚硬如钢了,顶的骆冰白眼直翻,浑身轻颤,檀口亦忍不住“啊——”地呻吟出声,我惬意地感受着这熟妇滑腻的肉穴内惊人的潮湿和因兴奋过度引起的轻微痉挛,抬头轻轻在她美丽的面容上吻了一下。
  现在,动作的旋律完全被我所掌握了。
  正当骆冰因极度的兴奋娇躯向上迎合的时候,我却抽出了大肉棒,带出一阵汹涌潮水,我深深知道,要让宠物服从,一定不要每次都将它喂饱,最起码要付出一些代价才可以,骆冰一下子像被从天堂打入了地狱一般,空虚的身体极力向我的弟弟挺来,口中喃喃自语:“快……我要……相公……”欲火将她烤成了艳红色,我一手扶着大肉棒拍着她的大腿根部,逗弄着眼前即将沦落的美艳宠物道:“嘻嘻,我们来个新花样吧,你要不同意,我就不插你了哦。”我挑逗的话语弄的骆冰性欲勃发,呻吟道:“什么……花……样……啊……”我将、拼力挣扎的她按死,道:“规则是这样的,现在开始,你要称我为主人,至于你自己嘛!!!嘿嘿,这么大、的奶子,你就自称大奶牛好了。”说完,我狠狠地抓了一下她的大奶,笑道:“叫我一声主人插一下,自称大奶牛比较划算哦,可以插十下,不叫不插,哈哈……“说完,双手开始挑拨起她那弹性十足的豪乳起来,骆冰丝毫也没想到平时稳重的丈夫今天怎么会这么浪荡,因为她的思维已经暂时被我落在她乳房上的双手给控制了,起先她用春意盎然的快滴水的眼睛白了我一眼,叫道:“相公,你好坏。”接着被我抓在她玉乳上的大手弄的尖叫一声,无可奈何地娇声喊了起来:“主……人……请你插大奶牛吧……好羞……”
  我心中暗笑,遵守承诺连插了她十一下,直插的她魂飞天外,浪叫连连,哪里还是一个成名女侠,分明就是妓院里的淫荡婊子。十一下之后,我却嘎然而止,令的她再度空虚难耐起来,看着我毫不妥协的目光,骆冰只好不甘不愿地又说了一句:“主人,请你插死大奶牛吧!”接着又是一阵另她毕生难忘的攻势袭了、过来,让她舒服的再也不愿让我停下来,口中主人叫的无比迫切,就这样,凭着我过人的性能力,将这个美貌的少妇牢牢控制在我的棍下,叫她叫她叫,叫她哭她哭,最后,在我的轻微示意和骆冰残存的智力下,那句话变成了:“我是大奶牛,我是大奶牛……”
  我的攻势更加紧密了,而且我的老二也在骆冰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寸寸地长大了,在她每一个高潮来到是,我的肉棍就向里突破一寸,同时也带给她越来越强的刺激,她呼吸越来越急促,香汗淋漓,淫水的分泌像是个水塘一样,在我的催情手法下她越来越兴奋,性欲越来越高涨,全然没有注意到,在我究极宠物训练师的刻意掌控下,她的乳房越来越大,纤腰越来越细的改变,看着在我胯下喊的声嘶力竭的鸳鸯刀骆冰,丝毫不知道干她的已经不是她的丈夫,我的心中充满了得意,伴随着骆冰的:“我是大奶牛……”叫喊中。肉棒闪动成一浏黄色光芒,一尺五寸的大肉棒将已经频临爆发的骆冰带入了高潮的天堂,一股细弱的暖流喷薄而出,不过早已经被我守候多时的肉棒吸收的干干净净了,我的大肉棒终于在骆冰第十次高潮后,吸收够了她体内足够的阴精而拥有了她的部分意识。
  我低头看了看骆冰,因为十次高潮的体力消耗加上阴精的受损,让此时的骆冰已经只剩下喘气,丝毫、动弹不得了,全身都软绵绵地了,我突然很想看看这少妇有多大的潜力,立即发动大肉棒,让附着在大肉棒上的意识引导着她的身体,终于,骆冰强撑着疲惫的身体,重新坐上了我的大肉棒,可是她使出全身力气也无法蠕动一下,我施展起绝顶的催情手段施展在她身上,不一会,她的全身又绷了起来,本就狭窄的阴道夹的更紧了,力气好像也恢复了一部分,于是我引导着她继续做着机械运动,盏茶功夫,她又重新变的生龙活虎了,随着时间流失,重新陷入了癫狂状态,一双玉臂紧紧抱着我,一对粉腿死死地夹着我,奋力起伏,我一只手摸着她硕大的乳房,另一只手不停地“啪……啪……”拍着她的香臀,骆冰也在欢愉中失声尖叫着,一切都是那么净净有序,正当骆冰快要又一次达到顶峰的时候,我微笑着在她耳边说:“你看那个人、是谁?”骆冰漫不经心地问道:“谁呀——”